不过他不后悔比他出现的晚,起码现在可以跟小昭在一起。

两人皆沉默了,沈昭棠低着头视线落在食指上。

戒指戴久了上面落下一道浅浅的压痕。

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他揉了揉那一圈压痕,戒指没了他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。

就在此时空气中飘来一股肉焦味,他看向萧云祁时候,他烤的相当认真,完全不知道手里肉已经被烧焦了。

不知道脑壳在想些什么,想的出神。

沈昭棠喊了他才急忙把手里的烤肉拿出来。

两人看到被烧的炭黑的肉对视一眼,无奈又滑稽,两人同时笑了。

就在此时萧云祁擦觉到周围的异样,他俯下身在地上听了一会。

然后对沈昭棠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他用沙子把篝火扑灭,带着沈昭棠骑上马折返部落。

沈昭棠见他两条好看剑眉紧锁在一起,问他发生了什么,萧云祁告诉他附近来了不少敌军骑兵。

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昆仑族和夷人,时刻都要保持戒备警惕即使睡觉也不能有一刻松懈,否则那天醒来敌人刀就架在自己脖子上。

沈昭棠也不敢耽搁,跟着他策马往回赶。

他们回到一半时候便看到前面正有一匹马往他们这方向撞过来。

那人看到萧云祁之后立马悬崖勒马。

“少主,真的是你,太好了。”

沈昭棠认得他,他叫茅林是萧云祁的随从,他看到萧云祁之后慌忙从马背上滚下来。

茅林踉踉跄跄走了过来,沈昭棠和萧云祁上去搀扶住他,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茅林来不及喘气说:“少主,城主让我来通知你现在立即带沈公子回去......”

“什么?”萧云祁剑眉紧蹙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茅林喘了口气接着说:“...永安王要我们把沈公子安然无恙送回去,否则....否则他就要起兵屠城。”

萧云祁拳头渐渐握成拳头,他绝对不会把昭棠还给他,这个疯子。

沈昭棠神色凝重,这确实是永安王的做事风格,他做的出来。

不过让他匪夷所思的是,永安王此行是为了找自己?

机关算尽把自己扔到这里做席忠怜的替死鬼,现在又要怎么利用自己?

楚誉这些天都在马不停蹄彻夜未眠寻找沈昭棠,自从他离开了自己自己的魂都被他带走了,即使追到天边他也要把他找回来。

他知道棠儿或许不会原谅自己,但是他会用余生去弥补自己的过错。

楚誉指尖里捏着块玉看了半天,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他亲手将自己最爱的人送去鬼门关赴死,而留在自己身边的人不过是一直在利用欺骗自己的骗子罢了。

他最先认识的那个人是沈昭棠而不是席忠怜。

当年楚誉跟随父皇南下游猎,他失足滚下山崖后救他的人是沈昭棠。

而后来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席忠怜不过是为了复仇才接近自己的罢了。

他怎么可以这么粗心?明明当年那个小书童就在自己身边只要他再细心一点就能发现的。

而且棠儿成亲那天明明就佩戴了这块玉佩。

温热泪滴在墨玉上,回想之前对他的种种不好,棠儿身子一直很虚弱,是因为小时候救他时候受了寒,落了病根所以身体一阵子不好需要常年喝药调理身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