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安澜不说话,因为他的确干过这些事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。”谢安许不依不饶的问道,“还是你忘了?”

林安澜还是不说话,却在心里打定了要惩罚一下这记仇的小家伙。

他手悄然移动着,慢慢的,一丝一丝的覆上了谢安许的手背。

“啊啊啊啊!!!”一声划破天际的叫声响彻树林,林子里栖息的鸟被吓走了一大片,冷风掠过,皎洁的月光高挂着。

谢安许拼命想甩开那覆盖在自己手背上的东西,没想到它反而抓的更紧了。

“你要不要那么怂,”林安澜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,谢安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。

“这他妈我们赢定了啊,”谢安许往林安澜边上靠近了些,“这破地方谁能熬一晚上?”

林安澜拿着手电四处照了照,摇了摇头,“这还真不好说。”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厚实的树叶层挤了进来,林安澜被太阳晒的脸热热的,他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,等彻底清醒了,伸手推了推边上的谢安许。

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而且竟然睡得还挺安心。

“安许,别睡了。”边上的人没有动静,林安澜在这里感慨着这种环境下,谢安许竟然还能睡得那么安稳,不经意的一眼看过去却发现了不对劲。

似是为了验证某个想法,他把手覆在了谢安许的额头上。

烫的。

他可以很确定,谢安许发烧了,他想到昨晚谢安许的不对劲,有些懊恼昨晚竟然没发现,他太粗心了。

“安许,”他晃了晃谢安许的肩膀,轻声道,“听到我说话了吗,别睡得太死了,”

谢安许的神智还没完全回过来,只睁着那似睁未睁的眼睛迷茫的看着林安澜。

“没事。”林安澜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身打开背包拿出水喂了谢安许一口,又开始翻起了背包里的东西。

他只差把包翻过来找了,但还是没找到他想找的东西。

“报警器呢。”他的声音不大不小,也不知是对自己说的,还是对谢安许说的。

“丢了。”谢安许声音哑哑的,林安澜震惊的回身看着他。

“丢了?”

谢安许点了点头,一手撑着地让自己起身,但是他实在是没了力气,所以起的有些吃力。

“我说过会赢的,所以不需要用报警器。”

“什么时候丢的。”林安澜有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“赢归赢,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安许,你生病了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谢安许拼命挤出一个笑容,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事,谢安许还往前走了好几步“你看,我说我没事就是没事,男生生个病有什么的,没那么矫情。”

林安澜真是给气的一肚子火,但是也不能发作,赶紧拿起背包上去扶着谢安许,两个人搀扶着走。

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方向,只是一通胡乱的走,但是也该庆幸乱走了,林安澜看到了一个熟人。

宋靖看到林安澜的时候是有些吃惊的,不过很快就化成了喜悦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