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因为太过吃惊,秦似雪后退了好几步,却又因小腿磕在了凳子上。

她痛呼一声,摔倒在地!

床上的人这才缓缓坐了起来,似笑非笑的翻身下地,“晚上好啊,三王妃,咱们好像也有好几日没有见面了吧?”

“没想到眼下会在这里见到,真是好巧啊!”

“云,云绾宁?!”

秦似雪拼尽全力,喊出了那个让她如同身陷噩梦一般的名字!

她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青!楼里遇到云绾宁!

不对……

秦似雪细细分析了一下。

哪里是在青!楼里遇到了她?

这个贱人,分明是在这里等着她!

秦似雪也觉得不对……她不是将秦悦柳卖进了翠红楼,这间房不是秦悦柳用来“接客”的房间吗?

云绾宁怎么会在这里?!

她回头看了看房门。

房门紧闭,的确是方才翠娘带她进来的房间啊!

这是哪里出了问题?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说话间,云绾宁已经走到了她跟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、脸上仍旧带着她熟悉的似笑非笑,“见到我,你就一点都不感到惊喜吗?”

惊喜?

这分明是惊吓好吗?!

秦似雪仰着头恶狠狠地看着她,已经从方才的震惊错愕中回过神了。

不管云绾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见到这个小贱人就准没好事儿!

她双手抓地,强装镇定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若是明王知道你出现在这种烟花柳巷之地,想必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吧!”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,想去给我家墨晔告状吗?”

云绾宁听出她话语中的威胁,满不在乎的笑了,“要不,我带你去明王府?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似雪噎了一下。

这就好比一拳打在棉花上,心里的怒气没有消散半点,反而堵得更厉害了!

别人不把你的威胁当回事,这种感觉可不好受啊!

“那么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?是不是趁着墨回锋不在京城,想来这里放纵放纵、排解心中寂寞呢?”

云绾宁背着双手,微微俯身看着她。

“你不要胡言乱语!平白污我名声!”

“你慌什么?你是女人,这青楼里也都是女人,你来这里能排解什么寂寞呢?”

她话音一转,“难不成是被我说中了?你趁着墨回锋不在京城,要背着他做什么坏事?”

“我……”

秦似雪心虚的移开目光,看向了门边。

也不知云绾宁这贱人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……

总之这番话,说得秦似雪心里七上八下!

毕竟三王府中,还藏着一位“白英俊”呢!

见她心虚,云绾宁便可劲儿的往她心虚的地方戳,“你也是快三十岁的妇女了,都说女人四十便如狼似虎……墨回锋这两年不在京城,你是什么度过漫漫长夜的?”

秦似雪老脸一红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“你在瞎说什么呢!”

“我瞧着你面色红润……莫不是府中豢养了男宠?”

这句话,犹如晴天霹雳似的,让秦似雪的身子僵成一团!

这个贱人是在她身边安插了眼线,还是有千里眼顺风耳呢?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